陈光标-丧家的权本家的乏走狗
2016-09-27 09:33:26
  • 0
  • 2
  • 75

-谨以此文纪念鲁迅先生逝世80周年

文/罗伯特卡帕

今年是鲁迅先生逝世80周年。

鲁迅先生是中国近代史上以文字为生我最敬仰的两人之一,另一人为老舍先生。今年夏天,我还专程去上海拜访过鲁迅先生的故居与墓地,也参观过鲁迅先生曾参与其中的左联的纪念馆。遗憾的是,鲁迅先生故居当时正在装修,因而没能更近距离地感受先生的气息。

在鲁迅先生生活过的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,左派与右派曾爆发过一场大论战。当时,鲁迅先生写过一篇著名的杂文《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》,讽刺的对象为与左派论战的右翼文人梁实秋。

梁实秋以自己不知道到哪个资本家那里领薪水为由,认为骂自己为资本家的走狗,很委屈。而鲁迅先生则认为,“不知道谁是它的主子,正是它遇见所有阔人都驯良的原因,也就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证据”。

鲁迅先生的观点是,即使你不属于某单个的资本家,但你的写作是为整个资本家阶级服务的。显然,比起梁实秋,鲁迅先生的逻辑更胜一筹。

光阴流逝,转眼间,八十个春秋过去,鲁迅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八十年了。梁实秋比鲁迅先生活得更久,后来跟着那个大官僚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代表蒋介石去了台湾,也老死在台湾。

如今的中国大陆,除了资本家回来了,也诞生了新的阶层-权本家,即以权力为资本,谋求财富的阶层,也称权贵阶层。2014年12月落马的中央级高官令某某,就是权本家阶层中的的一个代表。

据说其受贿金额达7000多万元,虽然对普通百姓来讲,这已经是天文数字,不过,按照他的级别,我还是怀疑这是一个大大缩水了的数字,因为,如今的一个小小的镇长小小的街道办主任,贪污受贿过亿,已属常见,何况他这种中央级别,曾经权势倾天的人物。

任何政治人物,英雄也好,小丑也罢,都是时代的产物,其产生脱离不了时代的大背景。陈光标这么一个出身贫寒,靠弄虚作假坑蒙拐骗起家,最后靠结交权贵显赫一时的政治小丑,也是我们这个特色鲜明的时代的产物。

鲁迅先生所处的时代,是贫富极为悬殊的时代,所以,鲁迅先生甘愿做最广大穷人的代言人,痛骂梁实秋为“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”。光阴流转,贫富悬殊这种社会现象又一次回到了中国大地,据说中国已经一跃而成为仅次于非洲大陆的贫富最为悬殊的国家,中国的基尼系数,多年以前就已经超过0.5,达到联合国公认的“收入差距悬殊”的标准。

当代的当权者们在面对贫富差距悬殊的社会现象,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各种社会矛盾与社会问题时,不是像民主国家一样,去对富人的财富征税,比如财产税,物业税等,通过税收来减少贫富差距,而是采取忽悠的方法,来蒙蔽穷人,并企图由此来缓和社会普遍的仇富情绪,缓和阶级矛盾。

当今中国社会的绝大部分财富,掌握在权力集团以及依附在权力集团身上的资本集团手中。对财富征收,就等于割他们身上的肉,在人民获得选票,并由此而获得立法权之前,甭幻想他们会自己对自己割肉。

所以,在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越来越悬殊,底层民众的仇富情绪越来越强烈之时,所谓的“中国首善”陈光标就应运而生,隆重登台了。这是一个被权本家们所选中,权本家为其提供各种资源与保护,为权本家进行表演的戏子与政治小丑。

据说,权本家的代表令某某看中他的原因,就是其“舆论动员能力”。神马狗屁“舆论动员能力”,无非是其善于表演,可以更好地为权本家们忽悠底层贫穷百姓!

古今中外,富人行善,普遍的价值观是低调行事,在行善的同时,要对穷人的人格尊严展现最大的尊敬与保护。那些让穷人高举着钞票与自己合影,或者让穷孩子们站到主席台前,接受恩赐的救济物资的行为,不是行善,而是作恶,是对穷人人格的践踏与侮辱,是最拙劣最丑陋的宣传行为。

同样是穷人出身的陈光标,他对穷人的切身感受不会不知道。如果说很多中国富人穷得只剩下了钱的话,那么,中国的穷人剩下的也只有尊严了。当你把穷人仅有的尊严也剥夺走的时候,你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恶棍!

很显然,陈光标的这种以剥夺穷人尊严为代价的“高调行善”,并非穷人出身的陈光标自己的想法,而是奉“令”行事,是奉了权本家们的旨意而行事。 在任何正常的社会,这种剥夺穷人尊严的行善方式都是不会被接受,并且是要广受批评与质疑的。按理说,中国也不应该例外。

在陈光标“高调行善”之初,中国大陆也有一些正直的新闻媒体人,比如南方的某著名报纸,对此行为提出质疑与批评,甚至对其捐款数目严重造假提出质疑,并写出了深度的报道文章。可是,所有的质疑与批评,都最终被权力之手所封杀。甚至,写出曝光报道的记者,受到了死亡威胁,去派出所报案,竟然不被立案。

正是由于来自权本家们的权力之手的保护,陈光标这个在正常社会不可能逍遥并显赫的小丑,才会成为全国风光一时的人物,作为正面人物被广为宣传与报道,并接受权本家们赏赐的各种荣誉与实惠,如中国首善,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,市人大代表,省政协委员,全国慈善总会名誉会长等。

此次,传说有极深背景的财新网揭露了陈光标的老底儿,因此,有人极为乐观地写出一篇网络文章《从“首善”到“首骗”,陈光标休矣》。虽然身为陈光标伯乐的某个权本家倒了,不过,陈光标是否就能因此而“休矣”,我还是表示高度怀疑。

就像鲁迅先生所说,梁实秋是服务于整个资本家阶级,而非单个资本家一样。陈光标服务的对象,也并非令大人一个,而是整个权本家阶层,他只是凑巧被令大人看中而已。陈光标与那些倒掉的权本家的白手套们的最大不同,就是他服务的对象不是单个权本家,而是整个权本家阶层。

所以,从此角度来判断,陈光标是否会从此倒掉,还是极大的未知数。毕竟,作为整个权本家阶层的走狗,在权本家们看来,处罚了这么一条曾立下汗马功劳的走狗,未免会伤了其他无数为权本家们服务的走狗们的心罢,这也是陈光标迄今为止还能逍遥法外的原因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