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扣“汉奸”帽子的政治构陷式批评要不得
2016-08-26 15:56:40
  • 0
  • 0
  • 37


文/罗伯特卡帕

刚才看微博,发现有人在转经济学家茅于轼的一段名言,还配着一张他的照片,转发他言论的人,显然是茅于轼的粉丝。

对于茅于轼,他有的观点我是赞成的,但有很多观点我也不赞成。尤其是他对毛与毛那个时代的评价,我觉得还是有失客观,当然,这个跟他是经济学家而非历史学家有关,也跟他的理念有关。

因为茅于轼以前发表过一些批评毛的言论,得罪了毛左,更得罪了要打毛这杆大旗的既得利益者。所以,众多批判他的人,给他扣上了一顶“汉奸”的大帽子。

上“汉奸”的帽子,也会怒发冲冠的。毛生气的对象并非茅于轼,而是那些打着他的旗号的人。

给反毛的人扣上“汉奸”的帽子,在政治上这属于乱伦。毛一生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,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,说反对共产主义反对社会主义,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人是“汉奸”,这是别有用心的政治阴谋。

毛从来没有说过那些反对他的人,无论是党外还是党内的,无论是国民党蒋介石,无论是自由主义胡适,无论是国内民族资产阶级,无论是党内那些政治理念与他不同的人,毛从来没有说这些人是“汉奸”。

“汉奸”只是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称谓,离开了这个历史背景,把跟自己政治见解不同的人,扣上“汉奸”的帽子,是脱离实际的政治构陷。

中国近代史上出现大批汉奸,出现在中华民族国力最弱,遭受到了国力军力比自己强大很多倍的日本法西斯侵略的时期。那个时候,很多中国人为了个人私利,不惜认贼作父,做出卖民族利益的勾当,甘作汉奸,做日本侵略中国的帮凶与马前卒。

1949年之后,中国人民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,以前在中国耀武扬威的帝国主义势力,夹着尾巴逃出了中国。改革开放之后,中国的国力更是迅猛增长,目前中国的GDP总量仅次于美国,排名世界第二。

fivemao们不是一直在宣称中国崛起了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实现了?有个中央级研究机构,甚至研究出了结论: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已经完成了80%?

一个崛起的大国,一个民族复兴的梦想已经或正在实现的中国,怎么会像历史上最悲惨最混乱的中国一样,比如南宋,比如明末,比如民国30年代,出现了大批的“汉奸”呢?

你们不是在自相矛盾吗?

我自认为半个马克思主义者,我一直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的方法来分析社会,研究历史。毛的时代,实行计划经济与公有制,支持市场经济与私有制的资产阶级属于右派,而图谋推翻计划经济与公有制,即传统社会主义的,被视为反革命。

改革开放以来,原来被视为禁区的市场经济与私有制也不再被禁止,随着市场经济与私有制的出现,中国出现了大批的富人与资本阶级,这个资本阶层也需要自己的代言人,茅于轼就是他们的众多代言人之一,这没什么奇怪的。

茅于轼的观点与理念,与美国的共和党,英国的保守党日本的自民党等代表资本阶层利益的政党没啥区别。没听说代表中下阶层的民主党,扣美国共和党一个“美奸”的帽子,也没听说英国工党扣保守党一个“英奸”的帽子,更没听说日本共产党扣自民党一个“日奸”的帽子。

那些自诩为毛左,或者打着毛旗号的人,如果你要批评茅于轼,你说他是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右派,这个我无比赞成,这种分类我认为符合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的方法。

你给一个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右派经济学家,右派知识分子,扣上“汉奸”的帽子,请问,你们是哪门子的毛思想?是哪门子的马克思主义?你们是根据毛思想马克思主义的哪条来扣一个“汉奸”的帽子?

我看你们不像毛主义者,更不是马克思主义者,给反对自己的人扣“汉奸”的帽子,这不是真正毛主义者与马克思主义者的作为。你们分析社会分析矛盾的依据不是阶级分析的方法,而是以民族为坐标来分析社会。

以民族为坐标来分析社会分析历史,这是当年日本法西斯主义与德国法西斯主义分析社会的方法。日本法西斯与德国法西斯把反对自己观点的人,统统扣上“国贼”“出卖德意志民族利益的叛徒”的帽子,以民族矛盾来转移国内的阶级矛盾,替国内大资产阶级转移视线与矛盾。

如果茅于轼们真的是“汉奸”,甚至是所谓“共济会”成员,真的在出卖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的话,那么,你们为什么不去有关部门报警,这不是你们作为公民的指责与权力吗?如果茅于轼们真的是出卖国家利益民族利益汉奸的话,有关部门为什么不把他们绳之以法,难道你们是在指责有关部门失职?

可见,给与自己政治观点不同的茅于轼们扣上“汉奸”的帽子,纯粹是政治上的构陷与泼污抹黑,既无半点证据,更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毛思想阶级分析的观点。

一个法治社会,容许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乱扣“汉奸”的帽子,也是对法治社会本身的践踏,这种乱扣“汉奸”帽子的政治构陷式批评可以休矣!



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